热门小说 > 玄幻魔法 > 猎天争锋 > 第496章 龃龉

第496章 龃龉

通幽学院现如今表面看上去很是热闹,可实际上修为在四阶以上的高阶武者,却大部分都已经被秘密抽调离开。

不过学院对外却宣称几位副山长多是在闭关苦修,大部分四阶武者却留在两界战域与苍灵武者对峙,剩下的一部分高阶武者则留在通幽玄界之中。

如今学院在明面上主持一应事务的,在两界战域当中是张好古,而在学院当中则是副山长刘知远。

如今随着通幽玄界一应布置已经渐趋完善,通幽学院真正的核心中枢之地,正在从学院后山向着玄界当中转移,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了符堂。

商夏与张剑飞辞别之后,便直趋学院符堂所在之地。

在两界战域局势平稳,且坐望坡的符阵落成之后,符堂的大部分人手便已经返回了学院当中。

商夏来到符堂之后,很快便惊动了符堂上下,范符师更是亲自带着符堂中的几位符师、大匠外出迎接。

“范先生万万不可如此,弟子着实惶恐!”

商夏迎面见到范远辉带着一众符堂之人,居然远远的便朝着他行礼,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侧身避开了。

范远辉却正色道:“商符师乃是本堂唯一的大符师,符道无尽,达者为先,如何便受不得我等这一礼?”

商夏还待要再开口,范远辉却似乎看出了他的尴尬,遂回身朝着众人挥了挥手,道:“诸位既然已经见过了大符师,符堂尊卑已定,便各司其职,就此散去吧!”

待得众人散去之后,商夏才注意到范远辉的身边还有一人,且与他并列站在一处。

之前众人行礼,商夏一时间有些慌乱,只顾着躲闪,倒是并未注意到此人。

见得二人上前,商夏看向另外一人,笑问道:“范先生,这位是……”

范远辉脸上的笑容转淡,但仍旧不失礼数道:“我给商符师介绍,这一位是娄子璋娄符师,乃是符堂新晋的三阶符师,如今由刘知远副山长任命为本堂的副堂主,目前总揽符堂一应俗务。”

范远辉介绍完毕,娄子璋矜持的拱了拱手,道:“见过大符师阁下。”

“不敢不敢!符堂如今又多一位三阶符师,乃是可喜可贺之事!”

商夏连忙谦虚的摆了摆手,他在符堂呆的时间虽然不长,对于此人却是全然没有印象。

商夏心中虽然诧异,但出于礼貌还是朝着对方友好的点了点头,然后半是好奇半是玩笑的看向范远辉道:“在下却是一直不知符堂尚有堂主和副堂主之说,龚、范两位先生怎得也没同在下说起过?这么说来本堂的堂主就应当是龚先生了?”

“龚符师并非本堂堂主!”

娄子璋面带微笑直接否认了商夏的猜测。

商夏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娄子璋,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范远辉,已经渐渐察觉到这里面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猫腻,遂笑道:“那堂主是何人,莫不是范先生?”

范远辉勉强笑着摆了摆手。

“本堂目前并未有堂主人选,而且堂主的任命需要经过寇山长首肯。”

娄子璋在一旁再次开口解释道。

商夏顿时明白了过来,目光当中带着几分玩味的看着娄子璋,道:“这么说来,如今符堂上下就是娄副堂主说了算喽?”

娄子璋矜持的

笑了笑,正待要开口谦虚几分的时候,却见商夏转眼又看向了范远辉,道:“不知龚先生目前何处?久不见他老人家,莫不是如今还在两界战域坐镇?”

商夏的无视令娄子璋目光之中的阴郁之色一闪而没。

范远辉则笑道:“两界战域如今虽然热闹,可实际上局势相对平稳,无需娄符师坐镇,他老人家如今正在玄界之中。”

“玄界?”

商夏脸上先是讶然,紧跟着恍然道:“这么说来,如今通幽玄界内部已然平稳,准备要开放了么?”

范远辉微笑,意有所指道:“已经开放了,不过想要进去可不容易。”

范、商二人言谈之际的随意和放松,以及商夏与娄子璋之间的客套和疏远,令后者感觉极其不爽。

此时这二人相互交谈,他站在一旁便如同一个浑身透明的外人一般。

娄子璋轻咳一声,插言道:“敢问商符师,此番返归符堂所为何事?”

商夏闻言脸上顿时浮起一丝笑意。

范远辉不等商夏开口,便先笑道:“娄符师说笑了,商符师本就是我符堂之人,出入符堂难不成还需得人允许不成?”

娄子璋笑道:“范兄误会娄某了,娄某想说的是,商符师可有用到娄某之处?”

商夏笑道:“娄副堂主折煞在下了,在下愧不敢当。”

顿了一顿后,商夏又道:“不过这一次回来也确然有两件事情,一件便是前番得学院赐下上品紫竹笔,那么之前的那一支中品符笔自然就用不上了,特来归还……”

商夏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支中品符笔从袖口当中摸了出来。

他虽然已经有了乾坤袋,但还是在袖口当中塞着两个三尺见方的锦云盒,一个用来盛放一些杂物,一个则是备用,而且他也不愿将乾坤袋暴露在外人眼前。

娄子璋在商夏说到中品符笔的时候便已经双目放光,此时见得商夏手中的符笔,赶忙上前一步便要从他手中接过。

“慢!”

范远辉突然一伸手挡住了娄子璋,道:“娄符师,这支符笔不当由你来接!”

娄子璋脸色一沉,不悦道:“这支符笔本就归属符堂所有,如今娄某身为副堂主,缘何就接不得?”

范远辉犹自挡在他身前,道:“第一,此笔原本为龚符师交由商符师掌管;第二,此笔在交由商符师之下,则一直由龚符师在使用。因此,商符师即便要还,也该交在龚符师的手中,而不该由娄副堂主越俎代庖。”

娄子璋脸色铁青,道:“娄某同样可以代为转交!”

范远辉面带嘲讽之色,道:“娄符师好像还没有进入通幽玄界的资格!”

“你……”

娄子璋连羞带恼,目光欲择人而噬。

通幽玄界内部的虚空虽然已经梳理完成,但玄界内部却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进入的。

除去一开始只为冲击武煞境的武者开启之外,如今学院内部但凡修为在四重天之上的武者,都有资格进入玄界内部参悟天地本源。

除此之外,便是一批学院内部的资深武意境武者,或者曾经为学院立下过大功,且修为同样达到三阶以上之人。

尤其是后者,已经不再局限于学院内部,而是将遴选的范围扩大到了整

个通幽城。

但这些人进入玄界修炼通常都会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并非是通幽学院小气,而是玄界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同样需要时间恢复,不能竭泽而渔。

而且普通的三阶武者,在玄界当中呆久了,非但无益反而有害。

对于这方天地本源的参悟,需要武者拥有极其坚定的武道意志。

一些出入武意境,或者武道意志不够坚定的武者,在玄界当中呆的时间久了,甚至自身都有可能被天地本源同化。

娄子璋虽然不知为何成为了符堂的副堂主,但他本人一来非通幽学院出身,而是半路出家,凭着一手制符的本事被人推荐才得以加入符堂;二来他晋升三阶符师不久,还未立下多少功劳,自然没有资格进入通幽玄界。

可偏偏符堂中除去商夏这个四阶大符师不谈,龚、范两位三阶符师却都有进入玄界的资格。

这就让他这个副堂主的腰杆子始终硬不起来。

而范符师这一句话偏偏就是在戳他的肺管子,娄子璋瞬间就要炸。

“两位!”

商夏见状连忙插口道:“符堂之外,莫要让其他人看了笑话!”

见得二人各自顾忌收敛,商夏遂道:“既然如此,二位也无需为此伤了和气,这支符笔便由在下进入玄界后亲自交由龚符师便是。”

“理当如此!”

范远辉当即高声赞同道。

娄子璋面露不甘之色,但事已至此,再行争执也是无用,只得道:“如此……也罢!”

范远辉这时又道:“不知商符师所说的另外一件事情是什么,可有需范某效劳之处?”

范远辉在商夏面前,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这让娄子璋不由面露不屑之色,但也没有出言嘲讽,而是目视商夏面带询问之色。

商夏并未马上开口,这个时候已经察觉到符堂内外有不少人都在朝着他们这里探头探脑,遂道:“走走走,进去说!”

进得符堂内殿,不等二人再开口询问,商夏便主动说道:“这第二件事情则是在下此番从太行山带回来的一系共五道武符的传承需上交学院,按照符堂惯例,诸位都有知晓前三道武符传承的资格,其余的则由在下送往藏经阁完成备份儿……”

“等等!”

范远辉忍不住打断商夏的话语,语带颤抖道:“商符师刚刚说是‘一系龚五道武符’,敢问你的意思是说……说,剩下的那两道武符……难不成,难不成有五……五阶……”

不怪范远辉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利索,实在是商夏刚刚言语当中透露出来的消息实在太过骇人。

整个通幽学院时至今日所搜集到的四阶武符传承才有几道?

五阶的武符别说没有,在场的范、娄二人,包括玄界当中的龚符师,三位三阶符师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个时候,稍显后知后觉的娄子璋整个人都楞在了那里,片刻之后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同样难掩神色间的激动之色。

范远辉连忙用颤抖的声音道:“请问那五阶的武符究竟是什么?”

而一旁的娄子璋则怪叫一声,道:“从一阶到五阶,这样完整的一系传承,为何不完全留在符堂?一旦送到藏经阁,日后本堂符师想要再进一步,岂不是还要受他们牵制?”

最新小说: 和离书被夫君买了 三生之光与暗 挚爱焚情:复仇总裁隐忍妻 欲拒还迎:拒嫁小娇妻 医官权谋 网络小说杀人事件 苍穹有变啦 爱妻如命:大亨的盛世娇宠 问楼 易烊千玺之耀眼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