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都过去了

龙沉励又迈进了一步,“你把帽子摘下来给我看一看。”

男人后退了一步,林夫人脸上肉眼可见的汗流了下来,看了一眼手机,急急忙忙道:“你瞧我这脑子,差点忘记了,美容院已经预定好了位置,马上就要到了,我还要先给他安排一下工作,就没时间跟阿励你寒暄了,要是有空的话,大家再坐在一起好好聊。”

林夫人说罢,给了那人一个眼色,男人赶紧朝着楼下走,被龙沉励一把攥住手臂。

那人赶紧甩开,但被龙沉励牢牢掐住虎口,动弹不得。

龙沉励勾唇调侃:“看样子活不少干啊?力气还挺大的,要不是因为我学过格斗,差点就要被你甩开了。”

林夫人见得马上上前一步,但根本来不及,直接被龙沉励一把扯过帽子,丢在地上。

乔安言望着眼前这一幕,本来还挺懵的,但在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以后,马上就反应过来。

会场那天的情况一幕幕的从脑内掠过,从而捕捉到,在围观群众里,好像就有这张脸。

应该还做了其他事情,要不然乔安言不会记得这么清楚。

“这不是当日我被下药,指出乔助理博客小号的那个男人吗?”

乔安言双目一睁,果然!她就说这个男人的脸这么熟悉,一定是干过些什么!原来当时污蔑她并且带节奏的人就是这个男人!

林夫人一见,就知道这件事情是避不开的,她赶紧换了一种说辞:“对,我当时调查出来不对劲,顺藤摸瓜就找到了他,本来瞒着你,也只是想要私底下解决一下,毕竟这件事情闹大了也不好看。”

“怎么就不好看了,这人在房间的时候可没少胡言乱语,竟然已经厌恶乔助理已久。乔助理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助理,有这么一个敌人,当然要让我知道。”

林夫人讪笑:“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当着乔助理的面,我怕她会回想当时的情况会难受,我其实是准备到时候把他的资料发到你手机上的。”

“原来如此,让林阿姨费心了。”龙沉励一脸感激,而后黑眸一瞬晦暗,冷凝着男人,“不过这个男人竟然被我逮到了,那肯定就不会放过,送到警察局之前,我还是好好审一审,究竟乔助理做错什么了?要被这么污蔑!”

男人脸上惊恐万分,本就年轻,再加上龙沉励身上凌厉的气势逼的人说不出话来,他顿时间汗流浃背,朝着林夫人投去求救的视线。

林夫人暗骂这人没出息,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的人压得死死的。

她勉强开口:“阿励,我刚才了解的情况,他只是不喜欢乔助理,所以在那个时候煽风点火了一下,不过也不要紧,反正也没出什么大事,直接把他放到警察局就可以了。”

“阿姨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龙沉励剑眉紧蹙,露出一脸不快,“要不是他的话,当日那种情况也不会闹得这么难看,也幸亏我收场及时,才没有出现什么大的舆论,但要是我当时没收场呢?乔助理岂不是要被污蔑了?”

林夫人恨得直咬牙,这龙沉励说话还真是好听,什么污蔑不污蔑的,还不是乔安言下得药,才有之后的事。

“说的也是……可这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要是他出了什么大问题,走漏的风声可就不好了,我个人觉得还是交给警察处理比较妥当。”

“确实是要交给警察处理,不过那些警察都太温柔了,在此之前给他点苦头尝尝比较好。”龙沉励勾唇一笑,尽显男性魅力,却也令男人胆战心惊,他裹着拳头说:“正好我也快两年没有打搏击了,找来的沙包每个都不尽兴,这小身板应该够打吧?”

“不要!不要!”眼见龙沉励说完这段话就要提着他的领口带到房间里去,男人立即嘶吼着四肢挣扎,“你这样是犯法的,你这样是犯法的!”

龙沉励露出一口漂亮的牙:“我当然知道,但是人和人不一样,我犯法了,但是我不会进监狱,你会。”

龙沉励这段话可以说是让男人彻底绝望,他略显崩溃,见林夫人站在旁边无动于衷,顿时冒了火气:“林乔洁!都是你害了我!你现在居然还不帮我,如果不是你故意让我说出那些话来,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只要我出事,你就别想跑!”

林乔洁顿时想要掐死这个男人的心都有了,她已经费尽心事阻拦了,居然在关键时刻还是把自己拖下了水!

“嗯?”龙沉励松开手,笑容像是多了几抹得意,“林阿姨,这男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没听明白,他怎么说,他做的那些事情全部都是你指使出来?”

男人僵了一下,林乔洁也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解释。

龙沉励立即哗然的点头:“我懂了,一定是这个男人知道自己要出事了,所以半途专门污蔑林阿姨,今后以此来躲避惩罚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看来真不能让他好过,否则等把他关到警察局放出来以后,指不定会害其他人!”

男人当即反抗激烈:“不是的不是!真的就是林乔洁指使我的,你说我一个大男人犯得着和一个美女计较吗?是她突然之间找到我,然后跟我说要让我做这件事情,我手底下还有她给我的转账记录,一切都是她让我干的!”

乔安言怀疑林乔洁恐怕肠子都悔青了,龙沉励他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这个男人就一股脑的全部都倒出来了。

龙沉励这下子笑容渐冷,望着林乔洁眼神充斥着迷惑,“阿姨,咱们两家关系这么好,我相信你说的话,这个男人所说的是真的吗?”

林乔洁瞪了男人一眼,咬了咬牙解释:“阿励,你听我说,阿姨怎么可能会害你?我只是临时得知你这个助理可能会下药害你,还有把我的女儿拉下水,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没了清白,可是戳破又太便宜她了,用想出了这个办法来,我也不是刻意的!你要原谅阿姨啊!”

乔安言双拳紧握,气得脸都白了。

这女人还真好意思,把什么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所有人都是刻意而为之,只有她是无辜的,倘若不是她这边点头答应,自己怎么可能会被胁迫下药?

“那这么说,阿姨是为了我好了?”

“自然。”林乔洁打起了感情牌,“阿励,虽说你不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但你生下来的时候我也抱过,咱们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我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去对一个助理动手,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谁会和一个助理计较,当然是因为我知道了下药的事!”

林乔洁能够说出这段话来,显然是料定了乔安言不可能把老爷子捅出去。

乔安言也确实不能把这些话说出来,纵使气的双目发红,也说不出半句话,谁让她就是助理,这件事情哪怕她有了委屈也不能发声。

龙沉励回头见乔安言沉默不语,剑眉拧了拧,“乔安言,现在问题到你身上了,你为什么要给我下药?”

乔安言垂着手,心思在说与不说之间反复跳跃。

不过从今天开始,她和龙沉励二人一别两宽,各不相见,这句话确实可以说出口,但正是因为之后还会再继续合作,说出老爷子,只会让自己路更不好走。

何况就算说出来以后那又如何,这会让龙沉励更加难受,还有什么比自己亲爷爷设计要更加令人震惊的吗?

“已经过去了。”乔安言蠕动着柔唇,垂眸说:“龙沉励,你就别问了。”

林乔洁好似抓住什么,冷冷望着乔安言,振振有词:“阿励,你听到没有?这就是你的助理,她长得确实漂亮,但不代表心善,你这么一昧的纵容她,早晚会出事!”

“够了!”龙沉励本就憋着一团火,再听到这段话,以后毫不客气的吼出声。

林乔洁吓得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不可思议:“阿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平日里是很乖的,我作为长辈只是劝劝你,这么你还发起火来了?”

龙沉励冷笑:“作为长辈?如果没有说出这些事情来的话,你都还可以在我面前自称长辈,设计乔安言你可是第一个!哪个长辈像你这么不知分寸,欺凌弱者的?”

“你——你——”林乔洁老脸涨红,“龙沉励!你话说的也太难听了!明明就是你的助理想要设计,我的女儿我反抗还不行了?以前我听别人说你为人处事不像样,我还不相信,现在我总算是见识到了!没娘养的,果真是嘴巴不干净!”

“闭嘴!”这次开口的,反而是乔安言,她红着双眸,死死瞪着林乔洁:“不知是谁说话难听,你要是再继续下去,哪怕豁出去,我也要说出来!”

“你们……好啊!抱团取暖了是吧?”林乔洁咬牙切齿,但闪烁的眉眼多少都有些心虚,她望着龙沉励,一字一句道:“龙沉励,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已经和我的女儿定亲了,我就算得上是你岳母,这么不客气,就不怕我把你今天的言行告诉老爷子吗?”

最新小说: 帝临赋 神秘老公从天而降 最强医婿 鬼女至尊:太子轻点撩 新与旧约 二次元生存日记 写给我们的旧时光 天骄武祖 长生血途 我有一个商城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