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 玄幻魔法 > 仙界酒馆 > 第三百章 独酌定战法

第三百章 独酌定战法

实力悬殊,一目了然嘛!

谁强谁弱,毫无疑问,如此优势之下,还是没有采取强攻,真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否则只需要钟玉一声令下,瞬间踏平这里都没有问题。

绝对实力的优势下,那就是屠杀!

他一人牵制住芳竹,张妙君、非斌联手攻杀下面那些人,不就跟砍瓜切菜一样。

先前不清楚情况,玩的还保守,现在清楚情况后,就和猫捉到耗子一样,就是不吃,于手中把玩着。

“怎么还在叫阵吗?”芳竹踏上城楼,刚一露头,就一支箭飞射过来。

她轻轻松松的就捏在了手中,随即一用力,就将箭给折断。

负责守城的将军,见到她来,气怒的面色连忙收了收,上前抱拳一拜,“是…!”

“这都一个月了,他们不烦,我都烦了。”芳竹于城楼上扫了一眼对面阵中的李含,喃喃道。

眼眸中还升起一抹凝重之色,心思暗中活动着。

她在来正面前,也曾去其他几面察看过,仙魔一境,已是不下四五次见到了。

“云辉星环蛮强的嘞…”她就地坐下,感叹一句。

守将当然明白她所说的话,云辉星不可谓不强大,仙魔境修士居然会有那么多!

有个两三个,已经算是强了,居然会冒出来这么多,已经不是一个星环该有的实力了!

这怎么看都是中等星环标配,若是这些修士的修为再提提,也能在中等星环站稳脚跟了。

目前的自己阵营的实力绝对没有办法与这些人打,拼死打,也依旧是要被碾压着打,结果没有悬念。

“不过还好,他们内部问题不少,不然我们恐怕要被歼灭在此!”那名守将,蹲在她旁边补充了一句。

芳竹听后,也就点了点头,然后随意闲聊似的开口道:“他们还给我回信送礼呢,看来先前的书信奏效了,其他几位将领也有收到书信,你收到了吧。”

那名将军一听,眉头当即就是一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眼珠子左右转动,“书…书信?什么书信,末将不知。”

他明明有收到,却还是抵死不认,其实是有一人带着书信、礼物汇报给了芳竹。

芳竹打开一看,书信写的内容都很平常,就客套客套,没什么问题。

可是打开箱子,里面的角落里,居然有一个空瓶子,好像是不注意留下的。

通过上面的味道,能闻得出来,大概就是什么寿命类的丹药,生机比较浓郁。

可是上面的标签被撕了,她拿着瓶子一问,对方是一问三不知。

怎么问,都是没有打开过,信件明明是被拆开的,那名将军也还是坚持说自己没有动过。

她又怎么可能会不怀疑,此时的战局,逐渐清晰。

劣势也正一点一点的摆在众人面前,她暗中查探,也有发现些蛛丝马迹。

比如说摧毁的箱子,丹药瓶子,相关丹药的气息之类。

有的给她汇报,有的则是像现在这位一样,躲躲藏藏,什么都不说。

加上先前几次的雨信,就是对手,于箭上绑纸条,万箭齐发,来上十来轮。

她麾下的兵卒都有观看到,上面写的就是劝降的内容,还加了些许诺的好处,除去这些,当然还少不了敌我差距这些信息。

一时间是弄得人心惶惶,传言都有不少,兵卒的投降之意也不在少数。

所以她也有些担心,她看到的那些将军传上来的书信,几乎都差不了太多。

只是有些被涂抹,有些完好,宝物之类的也差不了太多。

万一兵卒有意,强行让他们那些将军投过去……

不管如何,有些事,还是不能不防。

“没有就算了,估计是他们为了与我们合作给的好处,也有些将军没有收到。”芳竹微微一笑,随即起身,拍了拍灰说了句,转身就要离开,又补充一句,“哦~对了,待会儿前往大营一趟,我要召开个会议,有关接下来的行动,不得耽误。”

“属下遵命!”那名将军抱拳一拜,恭送她离开。

直到她的力量气息,全部都离开了范围后,那将军才放下了手,挺起身来。

用右手上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嘴里也是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左手才松开,认真观察可以看到,那手心里都是汗水啊!

可以想象,他这是承担了多大的压力!

………………………………

“主上为何独自于此饮酒?”李含疑惑道。

他从阵前回来,正要去观看各部的情况呢,结果才巡视完几个部分,就闻到观望台处酒气熏天。

正要发怒,还以为是哪个执守时,私自饮酒呢,走上观望台处,越靠近越生气。

心里直骂,喝酒喝到这个地步,人都看不到了,怕是醉死在了台上。

结果抵达后一看,原来是钟玉,吓得他连忙抱拳跪拜。

钟玉闻言,眼神迷离的扭头看了看他,笑道:“哈哈哈~原来是李含啊~”

“怎么…叫阵嗝~回来了?”

浓烈的酒气,弥漫在这小小的观望台处,李含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得抱拳回应道:“启禀主上,是的!”

“唉……”钟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即便想起身,可他醉的不轻。

见状的李含连忙搀扶,不一会儿,就能感受到钟玉的力量波动。

仅是几息,钟玉哪儿还有一丝醉意可言。

他起来双手撑在木栏上,看向敌方的大城,欲要一眼望穿似的说着,“我们围了他们那么久,他们依旧不为所动。”

“原因无他,是吃定我们有内部矛盾,所以不慌,想要和平发展,需要发展我们,攻破木灵,对他们来说是云辉。”

“和他们这样玩,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更何况这种小鱼小虾,还不够塞牙缝的。”

“让他们坚信我们有内部矛盾的同时,还需要让他们看到我们的野心!”

“臣愚钝,还请主上明示!”李含抱拳躬身道,也确实是不太清楚他的意思是什么。

钟玉收了收目光,回过身来,压低了声音,才说道:“星相和我说了许多,我也明白其中重要性,演戏自然是要演全套。”

“所谓是做的越多,错的越多,你不能告知别人,待会儿立即率领一支队伍攻杀敌军阵营,目标吃掉他们!”

“臣,保证不负所托!”李含眼睛睁大,没多想,立即抱拳道。

这样安排也没什么问题,可是他还是有些疑惑。

不让张妙君、非斌知道,让他带队单独执行,目的可能就是为了混乱中让敌人逃跑。

如此的话没有任何问题,他就负责杀,谁能逃出去,全都是命,说谎最高境界是不说谎,演戏最高境界就是不演。

一切的安排都没有任何问题,可让他疑惑的是,这和钟玉在此独酌有什么联系?

有计划的话,告诉他不就行了?

接完命令后,钟玉又看了眼大城,然后又拍着他肩让他去执行任务去吧。

自己就重新坐了回去,又是一副苦瓜脸,再倒一杯迷神液,继续就着月光灌入口。

“主上,还是回去吧,战场之中凶机四伏,若是主上出了任何问题,臣等便是有千颗头颅亦是当担不起!”

钟玉笑了笑,没有说话,还是挥手示意他去执行任务。

可越是这样,李含就越发的控制不住自己多想。

说的话,做的事,为何独酌依旧是没有答案。

李含转身刚走出一步,实在是憋不住,搞不清楚,心里还真不好受。

哐铛~回身后,连忙单膝下跪,腰间的刀也碰在了木板之上,焦急问道:“主上可是有何烦心之事,若臣能替主解忧,还请主上明示,臣万死不辞!”

听到这声,钟玉连忙放下了酒杯,精神了不少,面色也喜悦了几分。

抓住李含的双臂,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激动的面色又渐渐低沉下去,松开了手,坐了回去。

再度举起小酒杯,于眼前,食指和拇指捏搓着,叹道:“你是我军骁勇之将…这是私欲,可惜了,此行没能带古炎、折枝,否则我也不…唉呵呵呵~”

“不说了、不说了,你执行任务去吧。”

李含听见私欲二字,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但又想到钟玉说古炎、折枝,心中一动,那俩不是他的心腹吗?

私欲?心腹?

若说私欲的话,钟玉图财,他也帮不了,只能杀敌建功,古炎和折枝同样也是帮不了,最多抢抢那些家族势力的。

可是就那三瓜俩枣的,钟玉肯定看不上眼。

不图财,那便是图色喽?

别人不清楚,像他这样的战将还会不清楚?

能让钟玉心动的女子,应该不少,但能让他身动,念动的女子恐怕世间绝无!

冰狸是一个能让他念动的,但好像也没了动静,其中原因李含自己还是能想到的。

接着还有钟禾,她就比较敏感了,主府内的丫鬟什么的全是服侍她和冰狸的。

其余女子想要近钟玉前一步,那都得是有个合理的理由,这个理由就是“人才”,再次也得是带有情报之类的,否则休想。

从这儿看的话,也就不是图色,私欲到底会是什么呢?

问也问到这个地步了,钟玉话说的也很清楚,他可以结束,但结束后,这以后的路说不定就走窄了!

“主上有任何烦心之事,皆可告知与臣,臣若能解定是万死不辞!”

“凡人言,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主上之烦,乃臣之所忧!”

“昔日主上曾托幼主于臣,臣不负重托,保得幼主平安。”

“今比之往昔,主与臣,更有君臣之情,莫不是臣已无法为主效命了吗?”

“哎呀呀~”钟玉闻言立马甩了酒杯,起身一把抓住他,也让他起身,“过了、过了,是我的错,是我没注意言语,寒了将军那一颗忠勇热心啊!”

“唉!”

钟玉叹了口气,面色很是为难,苦笑了几声,又道:“我重回巅峰之路,幸得你们相助,如今越来越近,可这修为却还是差了不少。”

“域级战斗,依旧不是我们现在可以接触到的,所以我急需修为实力。”

“现在的速度还是太慢,必须要战斗,不断战斗才可…先前让将军孤守坚石,九死一生,如今若是再…”

“启禀主上,李含乐意接受,主上不必为难,莫说孤守坚石,哪怕是如今孤守阴凝!”

“敌人是域级修士,臣也绝不皱下眉头,请主上即刻下令!”

听明白钟玉意思后的李含,心中松了口气,已经明白了私欲为何物。

就是钟玉想要单独带队行动,需要去寻找更强的敌人,用以提升实力。

那么千韬势必会跟上,保不齐,张、非二人也会被带走,那么他就要孤守阴凝。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没有任何的问题,从追随至今,什么样的战,他没打过?

九死一生又如何,就是十死无声,他亦是可以让自己在死前,对敌人造成毁灭性重创!

“好!”钟玉重重的点了点头,“李含,现在我命令你,率领张妙君、非斌二人按照计划占住阴凝星,等待下一道命令!”

“今夜,你便独自率领一些人马,全员直攻敌人主营,无论是谁你尽管杀之!”

“只杀不追,我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乱,不但他们乱,我军也要乱。”

“如此,我才能趁乱带兵悄无声息离开阴凝!”

“臣,保证完成任务!”

交代好后,两人便一同离开了观望台处。

至此所有的疑问才算解开,钟玉兜了一大圈,目的就是为了说服他再来一次孤守。

其中的原因恐怕也不简单,里面应该还有钟玉的试探,还有收拢人心吧。

无论因为什么,那些都不是他该思考的,他只需要遵守命令,拼命效忠即可。

再说了,这一次,钟玉还留下了张妙君、非斌二人,身后还有韩修的百万大军,加起来少说也有千万。

加上还有新武器,资源线早就连通,他这只能算半个孤守,这可比坚石那一次不知道好了多少呢。

其实钟玉也是无奈之举,本来来阴凝就是期待对手能抵达仙魔二三境的,他也能出出手。

结果对面都是一群什么呀,除了幸静所说的那女子,便再无像样的对手。

打完这一伙,下一伙来的可能会更强,但没什么疑问,一时半会打不起来,就和现在这样。

因为这些都在计划之中,讲究的是时机,和千韬交流之际,也是有意无意透露出,要他也领一军自行发展。

如此大局不耽误,也能提升到自己的修为、实力,同时还能加速一下大局进展。

比如说,大计划里要攻取的点,可以先不管,可以去攻击那些不重要的点。

如此进行的话,即不影响计划,也免了以后的一些麻烦。

就是说,以木灵星环为例,有那么多的星群,计划中要攻取那些星群,然后再攻主星群。

星群中又攻取那些重要的星球,然后攻取星群主星。

这些都是计划中的,而不在计划中的,就是星群中那些没标的星球。

钟玉就可以打这些星球来发展,现在的他实力为仙魔二境,自然是不能打木灵星环内类似级别的星群。

要搜寻一些更大的星环,进入里面去攻击那些星群中,不重要的星球。

而那些个更高级的星环中的星群几乎是可以比肩甚至是碾压木灵星环的。

现在还是仙之大道开启之时,更不缺实力强大的修士、势力,采取这条路发展最为稳妥。

按照计划,恐怕走完全部的计划,钟玉也不见得能拥有域级战斗实力。

首先是那些敌人都有将军们对付了,有时候将军们都不够分,所以钟玉还发展个屁啊!

最为要命的是,钟玉没有那个核还好,起码可以通过资源来将实力恢复,可以说是资源足够,他一夜便回巅峰。

可是现在却有了个核,算是有好有坏,唯一的坏处就是修为实力提升不能有那么快。

慢慢摸索中,它可能还需要一些属性,金、水此二者还差着,有了此二者,他才能去试试看自己的想法。

到底是不是这个“核”能拥有所有的属性。

即便不是的话,聚集齐了五行属性,他就没有必要如现在这般艰难。

他有衍生法,可是火、土、冰、木、雷,五者不是完全互通,所以他想全部提升,至少要寻找到两种用以提升相关属性的资源。

这里面的难度可不小,越往后越难,所以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它们互通。

如此一来,他只需要提升一种,就可以用衍生之法将其余的都提升起来。

而且若真的和他猜想的一样的话,他岂不是要强大到无可匹敌的地步!

全部的属性都获得,提升之法,也不用一样一样的去搜寻资源来提升,直接可以搜寻到一种,一句话形容,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一个属性带动所有的属性,在拥有所有的属性的情况下,更是降低了资源搜寻的难度。

最新小说: 乡村小恶犬 TFBOY请别停留,请别回头 陌路木樨 有星星与柏树的路 重生八零:鲜辣娇妻狠狠撩 千人重生群 绝色邪王:魔妃太惹火 他不说爱我怎么办 艳情 权婚撩人:长官大人领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