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 科幻灵异 > 寻戏三国 > 建业行 第一百三十二章 建业(6)

建业行 第一百三十二章 建业(6)

贺氏听了张奂所言,急忙说道:“张师,卦象若真。那可有免灾之法,让我兄弟得脱此大难”?

“主母,为今之计,只有以贺达身体受伤为手段。上报陛下,贺达因伤退出此次使团。这样才能避免此次灾劫”。

贺氏闻言,喜道:“好!明日我就唤弟弟前来,告知其事”。

“主母且慢!贺达生性豪放,恐不信这卜算之事。我得做些手脚才行”。

“张师欲为何事”?张奂思虑一番,然后说道:“明日主母邀贺达前来商谈,我却在其马槽之内加些烈性药物,混于草料之中。

待贺达骑马归去之时,却故意让人牵匹母马来,诱贺达坐骑发挥药性。贺达坐骑看到母马,自然会直朝母马奔去。

这马匹突然失控,贺达定想不到,必会因之而坠马受伤也。到时候贺达则可因此,躲避此灾劫矣”!

贺氏闻言却担忧道:“张师,这是不是太危险了啊!”

“主母放心!贺达行伍之人,纵使坠马,将养个十几天也就好了。这样正好可以避过出使辽东之事”。

贺氏闻言,这才安心说道:“张师做事,素来稳重,我是放心的。既然如此,那就依张师之策而行之”。

“主母,此事黄寻从大势军略上分析,才推测出贺达恐有不利。我也是因此而卜算之。主母可否原谅黄寻失言之罪”?

贺氏听到张奂为黄寻求情,于是说道:“既然张师为此子求情,我就不让他搬出府去。不过此子揭我痛处,我暂时不愿再与之见面”。

“多谢主母宽赦之恩。我会告知黄寻的”。

贺氏这时却又说道:“张师,我早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了。当年你带黄寻来依托于我,当真只是为了完成孙影的命令?这里面是不是还另有隐情?不然你为何如此袒护此子”?

“回主母的话。当年孙影统领告诉我,此子乃是主公之外甥,受学于隐士高人。必能保主母、少主之周全,让我好好对待。所以我才会对此子翼护有加。主母多虑了”。

贺氏却怀疑道:“是这样吗?这些年,我做梦一直梦到夫君在一个地方苦战拼杀。也许夫君并没有死,不然我何以会有此梦?

张师,你现在卜算之术已经大成。你再为我卜算一下,看夫君到底身处何方”?

“主母,当初孙影统领将主公之贴身玉佩交予我手。明确告诉我,主公确已遇难。

主母梦到主公,也许是因为主母思念主公太甚。所以将以往之经历,重新记忆在脑中反复。不然主母试想之。若主公真存于世,何以这些年来没有一丝消息。

我也曾发动门下弟子,百般寻找主公。但魏、蜀二国皆走遍,还是无主公之消息。所以主母且将此念放下吧!

如今少主马上就要行冠礼,主母还是要为少主觅一桩好姻缘。这才是主母现在最应该做的事啊”。

贺氏听到张奂提及儿子的婚事,不由被引到这个话题上,说道:“好吧!张师,你说的也对。秀儿马上就要行冠礼了,我这做母亲的,是该为秀儿好好选取姻缘了”。

提到孙秀,贺氏脸上溢

出了幸福的笑容,也不再想丈夫之事。开始考虑起托人,去问询世家大族的女儿们了。

张奂见主母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此事之上,陷入思考。自然告辞离开。

张奂见到黄寻之后,说道:“远达,我已成功劝说主母,接受你的提议了。主母也表示,可以原谅你的失言之罪。不过现在主母正在气头上,你还是最近暂时不要与主母接触了”。

黄寻回道:“多谢张师为寻解难。那贺达之事如何处置”?

“远达放心,我已有妥当之法”。

张奂当即将自己的主意告诉了黄寻。黄寻听后,自然觉得这办法很好。也不欲插手此事,让张奂去处理就行。

次日,贺氏以为孙秀挑选姻缘家世为名,邀贺达前来商谈此事。

贺达听姐姐说要为孙秀选亲了,这可是大事啊!自己这当舅舅的自然要出力。于是马上跑来见贺氏。

见到贺达之后,贺氏说道:“三弟,如今秀儿马上就要行冠礼了。这婚姻媒缘之事,也该提前张罗了。不知三弟可有什么好人家,说与我听”?

贺达闻言,说道:“阿姊,我夫人前些天受邀,去参加甘露寺祷祝。见到了陆家陆凯之女,年方二八,正是与秀儿适龄。陆家为江东大族,与秀儿之宗室身份,门当户对,此正佳配也。不知阿姊可有意乎”?

贺氏回道:“陆家之女,门第太高,恐看不上我家秀儿啊”。

“哎,阿姊何必自降身份。姐夫身为奋威将军,陛下四弟之子。而陆凯不过是陆家旁支,与大都督陆逊隔了不知多少脉。如何不能相配秀儿?若阿姊有意,我就让我夫人前去陆凯府说媒。这亲事大概能成”。

贺氏闻言说道:“三弟,我家如今孤儿寡母。贸然前去与陆家提亲,恐惹人非议,要以陆家为凭依。于秀儿声誉有损啊”。

“那阿姊的意思是”?

听到贺达探询,贺氏正言说道:“吴郡世族如今在朝中势力正盛,我若此时与吴郡世族结亲,恐于秀儿有攀附权势之损誉。非为行事低调之理也”。

“阿姊考虑的倒也有理,这的确会给江东世族一个怀印象。说秀儿凭着宗室子弟之身份,就想攀附陆逊都督,此的确甚为不妥。那阿姊不从吴郡世族中选择,欲从何处选择呢”?

贺氏回道:“三弟,我贺家乃是会稽大族。这与秀儿结亲的人家,也理应在会稽郡中。这样也方便与我贺家,来往亲密。不让秀儿日后省亲,行路颠簸啊”。

“阿姊的意思是,就在山阴为秀儿择一人家”?

“倒也不必非是山阴人家。只要离建业较近,又在会稽郡中就行”。

贺达闻言,问道:“会稽郡中四大世族,虞、魏、孔、谢。不知阿姊属意哪户人家”?

贺氏回道:“三弟,这四大家族也只是次于吴郡四姓。我家孤儿寡母,恐现如今还入不了这四大家族之眼。若是上门提亲被拒,那秀儿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建业行事。我看不可以选取此四家”。

“阿姊,那你说说有什么主意!反正弟弟我是没办法了”。

“三弟,我倒有一个适合

的人选。前些时日,我参加全尚迎娶孙恭之女的婚礼时,见到了偏将军骆统之女。我与其同坐一席时,其言谈之间甚是有礼。我见此女温雅大方,是个识得大体的贤惠女子。

若能得此女为秀儿之良配,那绝对是秀儿之福啊。而且骆家乃是会稽乌伤人氏,其家世虽比不上会稽四大家族。但也刚好配秀儿现在的宗室子弟,偏房庶脉之身份。真可谓是门当户对也!

这样秀儿与骆家联姻,也不会引起别有用心之人的闲言碎语,最是恰当不过”。

贺达闻言,喜道:“原来阿姊早就有人选了,却让我在这干着急。真是急得我好生愁苦啊”!

“三弟,这只是我一妇人的意见。如果三弟你有更适合秀儿的人家,我自不会再提起骆家。但是三弟你的人选,我们孤儿寡母的,实在是高攀不起。这样看来,骆家之女是眼下最合适秀儿的了”。

“好吧,既然阿姊这样说。我这就让我夫人,前去骆家说亲”。

“哎,三弟别急啊!我还有一事,想告诉三弟”。

“阿姊,你还有什么事”?

贺氏在脑海里组织了下语言,然后才说道:“前些天我请来,常年为我家进行奉年祷祝的道师,为我家祈福。

其间道师卜得一卦,说我娘家这边,近日恐有大凶之兆。所以我觉得三弟,你还是不要出海了吧!要知道你姐夫就是出海··”。

说到这里,贺氏又哭了起来,泣不成声。

贺达听到姐姐哭泣。知道姐姐肯定是因为想起了,姐夫出海溺亡一事,而心情悲痛。于是赶忙劝道。

“阿姊,这可由不得我。此番前去辽东宣旨,乃是陛下之旨意!我如何能抗旨不遵。而且道士之言,多是虚妄,我素来不信之。

阿姊,秀儿的婚姻大事,你要操心起来了。眼看着秀儿就要成人了,你该多用心在秀儿之事上来啊!别一直沉浸于往事之中。

阿姊,你不要太过伤神。我还有公事未办,这就先走了。我会让我夫人,前去骆家说亲的”。

贺达说完这话,就起身告辞,离开府堂。来到马厩中,骑上自己的马,准备去到自己的衙署办公。

可是在路途之中,贺达的马突然就发狂起来。贺达这时还在思考,怎么让自己的夫人去跟骆家接触。总得有个由头才行啊!

贺达边想边骑马,不防坐骑突然就发狂起来。贺达一时没留神,就从马上摔了下来,当场就昏迷在地。

贺达突然坠马,昏迷过去。慌得身边的随行仆人,连忙将贺达抬回府中,请大夫前来救治。

大夫救治之后,说贺达从马上摔下来,磕到了头。得卧床吃药,将养身子达百日,这才能痊愈。

贺达夫人于是马上将贺达受伤的消息,告诉给了其使团同僚许晏。

许晏得知贺达,因为马受惊而坠地。身受重伤的事后,又上报给了孙权。

孙权得知贺达受伤之后,于是将贺达剔除出了,前往辽东给公孙渊宣旨的使团。让顾雍之子顾济,替代贺达出使辽东。

最新小说: 乡村小恶犬 TFBOY请别停留,请别回头 陌路木樨 有星星与柏树的路 重生八零:鲜辣娇妻狠狠撩 千人重生群 绝色邪王:魔妃太惹火 他不说爱我怎么办 艳情 权婚撩人:长官大人领证吧